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6-02 14:05:39

                                            孙成昊:弗洛伊德事件对美国的族裔问题是一个非常负面的冲击,很多人可能以为美国的族裔问题在得到缓解或者解决,但实际上现在会发现族裔问题是美国长期存在的一个结构性问题。这种结构性问题已经和其他的一些社会问题交织在一起了,比如说枪支暴力的问题,疫情之下贫富差距的问题。也就是说,族裔问题可能是美国一个根深蒂固的难以解决的问题。

                                            12、胥建民 西安凯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

                                            美国本身是一个移民国家,美国一直想打造一个所谓的大熔炉,就是不管什么人来到美国都会成为一个标准模式的美国人,可以把族裔的特点融入到美国人身份特征上。但是这几年发现身份政治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大家可能更强调自己是什么族裔的人,要为自己的族裔争取权益,这跟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些国内政策的引导很有关系,也跟特朗普近4年来的执政很有关系。如果美国国内的政客不去改变利用美国分裂捞取政治资本的导向的话,我觉得美国的族裔问题是得不到解决的。

                                            为平息骚乱,截至5月31日,全美至少40座城市与华盛顿特区宣布实施宵禁,24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动员了国民警卫队,3个州实施了紧急状态。美媒指出,如此大规模的骚乱行为与反骚乱行动是自1968年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以来的首次。

                                            倪峰:我想主要是因为这个矛盾和现在的疫情叠加了。由于疫情的影响,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已经突破了大萧条以来的最高点。在这种情况下,其实美国各种矛盾都在激化。这个事情(弗洛伊德之死)就成了一个爆发点,最终造成在全国范围内爆发的局面,这可能是关键的原因。

                                            36、刘晨(女) 西北妇女儿童医院 主任医师

                                            特朗普的这种表现,一方面跟他的个人素质有关,他不是一个典型的政治人物。另一方面,美国目前政治高度分裂,特朗普要在选举中取胜,他不是通过呼吁弥合分歧来取胜,而是通过制造更深层次的分裂,使得那些支持他的人更支持他,反对他的人他不关心。

                                            48、王博 陕西省花店业协会高级技师

                                            41、杨秋颖(女) 陕西省文物保护研究院研究员

                                            17、郗莉(女) 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渭南小学高级教师